【乡村】听从(1)

图片 1

坚守(1)

       
万物还在沉睡,太阳在黑夜背后奋力挣扎着,终于在东方天地相接的地点破出了一道口子,像是一口墨灰色的大染缸,掺上了一线灰白染料。天空逐渐精通起来,就像是逐渐揭开了尾部上的大锅盖,霞光从盖子的缝隙中渗进来,一束,又一束,刺破了黑夜的沉静。那座南方小镇伴着逐步清晰的晨光醒来,奶白色的雾气还未散去,阳光越过小树林,和轻雾纠缠着,丁达尔效应让金黄的光芒尤其温暖而灿烂。

       
小镇沿着一条柏油马路呈带状分布,那条街道又是中线紧要干道,一年四季有各式大卡车、货车等载着厚重的商品从马路上压过,一粒粒沥青石子承受不住重量,路面上已应运而生凹凸不平的地方,车辆碾过的时候,轰隆隆,马路颠着车轮,车轮颠着车身,车身颠着货物,齐声并响,就像是在告诉还在入睡的芸芸众生:我经过那儿了。

       
有时候,压过马路的也有骑着三轮车的村农,他们车上拉着独特的蔬菜,从农村往小镇上赶。或许是卖猪肉的肉贩子骑着摩托车,车后挂着宰好的袒露的半只猪,猪蹄子偶尔还会刮到地点上。有骑车的人,自然也有行动的人,他们都是赶集卖货的,肩挑手提,担子里大概是两大笼自家养的鸡鸭,也有大概是生存用具、孩童玩具。

       
劳香兰的家就在街道一侧,天还未亮透,她早已醒来,躺在床上听着屋外往来人和车子的脚步声、轰隆声。她翻了一个身,床板随之“吱呀”摩擦着,在飘渺的早上时有暴发一声沉闷的响声。

       
“才5点半,睡得尤为不踏实了。”劳香兰打着小电筒照着挂在墙上的钟表,轻声说道。

       
是的,她当年65岁,人越老睡眠更加不佳了。她在被窝里缩了缩身子,轻轻闭上眼睛,想趁着浅浅的睡意再多睡一会。

       
“前几日是年前最后一个议会了,得把年货买齐了。”不知怎地,劳香兰内心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,在对他下命令。那句话带着一股力量冲上她的前额,意识瞬间恢复生机了不少。她不堪皱了皱眉头,索性翻身起床,披上外衣往屋外走去。

       
“要过年了,要买芹菜,买条鱼、酱料,要把大门的楹联贴上。”劳香兰翻着墙上的日历,喃喃点着前几天要干的活。“最终一天赶集了,前天的商海又会很繁华了。”

       
小镇上的商海传闻有四五十年历史了,地面上曾经没有一块好的混凝土地板,沟沟缝缝中积满了泥水。市场上唯有三排石条,几乎半米高,七八米长。那么些石条是二道贩子们好好的摆摊地方,如若能占到石条摊位,便不用踩着泥水站一天,可以搬来凳子坐下来好好叫卖。其他小贩只可以在崎岖不平的水泥路两旁,选一处站得下脚的地儿,放下装着水果菜蔬的包袱,席地为摊。

       
劳香兰打着雨伞,穿着雨鞋走在泥泞的水泥地板上,手里提着刚买的菜和鱼,路过一个猪肉摊时,看到肉贩子正掂着一个猪肚。她想到外甥这几天犯胃病了,买个猪肚回去炖给她补一补。突然间,她的心境又沉重起来。

        “我一个老太婆,再过几年我怎么都做不了了,
我仍可以管什么!”她自言自语道,鼻孔里长远呼出一口气。

       
“外孙子!生个外甥又能做什么?”劳香兰站在猪肉摊位前,无心再挑,跟肉贩子买了个猪肚,匆匆往回走。

       
一路上可真热闹,大家都趁着年前最后一个赶集日,想再多买一点好东西,回去过个好年。商家也乐意,忙上忙下招呼着旁人。卖对联的、卖活鸡的、卖饼干糖果的、卖甘蔗的……有的是自家房子拿来正是商铺,有的则是临时挑担来的,没有定点地址,只可以顺着马来西亚路两边,一字排开,招揽着路过的外人。

        “三伯,您看下,我这大公鸡是走地鸡,相对好吃!”

       
“大娘,别看啦,再买点糖果回去给孙子吃,保险二〇一八年孙子个儿蹦老高了!”

“不贵不贵,一点都不贵!最终一天了,我都赔本卖了!”

“二姑娘,买套新衣服吧!你穿着可雅观了!”

……

劳香兰的家离市场不到500米远,接连不断的吆喝声跟着他同台赶回了家,在门口看到邻居吉嫂一家子人正忙着贴对联。吉嫂家是做水果生意的,明天他跟匹夫外孙子分几处摆摊,赶在节前把水果全给卖光了,挣了过多钱,现正高称心快意兴地筹备着过年。

劳香兰跟吉嫂打了声招呼便进屋去了,她把东西往桌上一放,快步走上楼,来到外甥陈启卧室门前,用力敲了打击。

“那个家还有没有人可以帮本身干点活呀?”她喊了一句,里头还没作答。

劳香兰又大喊道:“你们那是要睡到哪天?”

她一个人站在门前,耳朵里回响着刚刚“砰砰”的敲门声。她快速地呼吸着,站了一会,又万般无奈扭头下了楼,独自一人坐在客厅。

劳香兰已经习惯失望了。外甥陈启二〇一九年早就四十好几了,好吃懒做,每天不到清晨不起床,家里别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。今年结了婚,儿媳妇给陈家生了个男孩后便飞往务工,快过年了也还没回家。一向以来,都是劳香兰一人打理那么些家。

“我看,我死明白后,你们吃什么样!”劳香兰望着楼上,愤愤地研商。

钟表已经针对性12点,楼上才有了气象,陈启抱着五岁的外甥缓缓走下来。陈启高高瘦瘦,脸削长,眼窝深陷。就算长寿待在家吃闲饭,皮肤却也漆黑。他现年四十一岁了,精神头儿也相差,贪图享乐,整个人衰老无力,走起路来飘飘忽忽,刚走下楼就把幼子放下来了。

“肚子饿了吗,快去找曾祖母给好吃的。”陈启对孙子说道。

劳香兰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吃吃吃,你还清楚要吃饭,那都几点了!你做饭了啊?”

他看了一眼陈启,他正斜靠在阶梯旁,松松垮垮的睡衣套在身上,他伸手从兜里抽出一根烟,逐步点上。外头的日光照进屋里,明晃晃的让劳香兰一阵晕眩,头越发不爽快。因为上了岁数,她的肉眼里已经有了一块白斑,视线也搅乱了。

她朝孙子喊道:“你知道要过年了呢?你能协助干点活吗?我一个爱妻婆仍是可以做什么样?”

“妈,你那是又发什么火?”

“你不去挣钱养家、养孙子,你就领会赖在家里,吃我的,还要自个儿伺候你是吧?”

陈启吐了一口烟,对姑姑说的话就像是不为所动,他慢吞吞地协商:

“妈,李旭不回去,你也不说说她。一个女人家还没结婚,过年不回家不像话呀。”

张军是劳香兰的三孙女,在都柏林读大四了。前日王彧打电话告诉劳香兰,说寒假时找了一份实习,临近岁末才甘休,她不情愿赶春运,索性就待在该校过年了。

一提到外孙女,劳香兰内心的怒气稍稍压下去了,李兴从小到几乎是他的心头肉,战绩突出,本性活泼,是个小棉袄。

“杨杨那是实习,什么不像话,别乱说。”

“是是是,她什么都好。”陈启整了整睡衣,走到茶几旁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。

“妈,我房门坏了,你令人来修一修呢。”陈启转头对小姑说。

劳香兰正给孙子喝水,一听到那句话似乎又被人点燃了火气。

“修房门?我早就跟你说过不久叫人来修,现在快过年了,修理工都返乡下去了,哪个人给你修!你那样大个人了,能无法把一件业务做好,整天就领会吃吃喝喝,几乎就是大废人一个!”

陈启听着大姑不歇气儿地训斥他,心里也愤怒起来:

“你心眼怎么如此小?难道我就没为这一个家做过怎样吗?”

“我心眼小?我心眼小的话你们已经睡大街去了。”劳香兰想不到外甥甚至跟她吵起来了。

“睡大街又怎么了,我又不是没被您赶出去过!”

“你都四十好几了,能不或者有点出息?啊!”

“我给您生了个外孙子,不就是有出息了吧?”陈启说完转身上了楼,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劳香兰被陈启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,她胸口一起一伏,大口呼吸着。重重的关门声像是打在他心脏上同样痛楚,她逐步扶着沙发坐下,又愤怒又万般无奈地叹道:

“真是做了如何孽!”

在旁边的外甥被三个人的口舌吓得不敢说话,只可以睁着大大的眼睛瞧着劳香兰。见她坐下后,小小的血肉之躯扑到他身上,用双手轻轻捂住她的嘴,细声说道:

“外祖母不吵架,奶奶吵架那里疼。”说着七只小手移到了劳香兰的太阳穴上。

陈启老来得子,全家人对那宝贝深爱得可怜,便给孩子取名为陈飞,希望他今后有出息,展翅高飞。那孩子长得很聪明,大大的眼睛,笑起来像弯月牙,脸颊处还有多个小酒窝,相当讨喜。孩子的身长像她祖父,才五岁早已比同龄人要高得多。

劳香兰望着面前的小儿子,心里头舒坦了些。她握着孙子的一双小手,轻轻说道:

“飞飞要坚守,要乖。要记得,飞飞的名字是祖父取的,将来要有出息。知道呢?”

飞飞跨坐在劳香兰腿上,拍着小手,奶声奶气地说:

“飞飞听话,曾外祖母就欢呼雀跃了啊?”

“对,奶奶就热情洋溢了。”

劳香兰牢牢抱住了孙子。


(原创连载,未经同意请勿转发)

       
年三十的早上,劳香兰颤颤巍巍地站在椅子上把大门的楹联贴上。飞飞正前屋后院来回跑着,一边点着家里的门,一边数着:

        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姑婆,一共有三个门。”

        “对,大家家有三个门。”

       
小镇这儿有个习惯,其余房门可以提前贴上新对联,但正门的必定要留在年三十,最终才贴,寓意红星美凯龙,表示旧的一年过去了,新的一年就要繁荣兴旺地开头了。前几日,劳香兰用一根两米高的竹竿绑上有些竹叶,来来回回在每间房的屋顶挥舞着,把过去的蜘蛛网和尘土打扫干净,又把能搬得动的交椅搬到院子里用水龙头冲洗得干干净净。厨房里换上了新的碗筷茶盏,卧室里被套床单早已洗干净晒干,那才算做好了过年的准备。

       
劳香兰的家是一栋二层小楼层,分前屋和后屋。前屋正门和后屋的后门在平等条直线上。正门的左侧是客厅,左边是劳香兰的寝室,陈启夫妇带着外孙子住在楼上。前后屋中间隔着一个户外的院子,劳香兰喜欢在院子里种上部分蔬菜,养些花花草草,夏季的时候菜花、指甲花、太阳花一齐开放,引来多只小小的的蝴蝶飞来飞去。小孙子神采飞扬得很,追着蝴蝶跑来跑去,或许蹲在鲜花丛里寸步不移,望着小飞虫停在花朵上,轻轻扇动它们的翎翅。

       
后屋是两间持续的小平房,被一面墙一分为二。左边是厨房和食堂,右侧是孙东海的卧室。李涛已经7个月没回去了,但劳香兰每隔半个月就会进来打扫两回,所以间接都是卫生的。劳香兰喜欢坐在李珊珊的办公桌前,翻瞧着孙女从小到大的肖像,有她比赛获奖的、出去郊游的、有各类阶段的毕业照……照片上的李海华或是扎着马尾,或是散着一头长直发,但每张相片都是咧着嘴笑着,圆圆的眼睛永远闪着光。相册的最后一张是一个农妇正托着奶瓶给怀里襁褓中的宝宝喂奶,那张相片还未过塑,已经被氧化得泛黄模糊,妇女脸上的表情也无力回天看清。但照片右下角黑色的时日标志却仍非凡清楚:

        “1995年12月10日”

       
劳香兰把对联贴好后,又站在椅子上左看右看,觉得没有贴歪了才满足地下去,擦了擦手上的面糊。她站在大厅环视一周,房子就算建得早,墙壁上的涂料掉落了几处,外墙也跑了青苔,但终究还是能挡住。那一个年家里经济条件越来越不好,也就暂且将就着住,不另行装修。所幸劳香兰是个闲不下来的人,一有空便来回收拾着,好让这些家也井井有条,看着舒心。

       
那时候,劳香兰的儿媳妇冯秋梅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。冯秋梅是个外地人,二〇一九年三十六岁,身材修长,留着一头长发,这一次回去过年还特意把头发烫卷了,蓬松地披在肩上。冯秋梅在省城的衣服城里卖衣服,快过年了来买新行头人居多,于是他就把饭碗做到了大年三十才回家。

        冯秋梅一进门,就看见外孙子坐在地上玩玩具,便轻声喊了他:

        “飞飞,三姑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  
飞飞闻声抬发轫,看见姨妈正朝友好招手,却从不当即扑过去,只是摇着玩具叫了声“阿姨”。

       
冯秋梅心里一凉,外甥竟跟他这一来疏远。她知晓自身直接忙着毛利,忽略了与外甥的沟通,每一趟回家也都是匆匆离开,留给孙子的只是一堆糖果玩具,难怪现在儿子宁愿跟玩具亲。

        她走过去,抱起儿子,用额头顶着他的小脑袋,说:

        “宝贝,想不想四姨?”

        飞飞轻轻点了点头,眼睛依旧停在玩具上。

        “大姑给你买了很多好吃的,还有新的玩具车。”

        劳香兰看了一眼母子俩,说道:“快去给飞飞洗澡,换新衣服呢。”

        “好的,妈。”冯秋梅应了一声。

       
一听见要穿新衣服,飞飞那回载歌载舞了。他挣脱阿姨的胸怀,蹬蹬跑上楼,把新衣服和新鞋子抱在怀里,站在房门口朝二姑喊:“阿姨,快给我洗澡。我要穿新行头。”

       
大年三十是要祭祖的,对小镇上的人来说,逢年过节祭奠的神人和祖先便是他俩的笃信。混合雾缭绕间,会让他们认为神仙降临了,他们的愿望和祈愿神仙都听见了。

       
陈启将刚煮好的大公鸡从锅里捞出来,沥干水后摆在盘里,这是家里最大最肥的一只公鸡,劳香兰在一个月前就买好了,在庭院里用篱笆围出一块地点,把公鸡放养在院子里。那样的鸡肉香而不硬,肥而不腻。盘里的大公鸡头向上昂着,鸡皮嫩黄,隐隐可知皮下的脂肪,正散发着阵阵香气。

       
除了一整只大公鸡,祭祖还亟需三碗米饭、三双筷子、三杯利口酒,鱼贯而来摆在供桌上。香台里插上三根香,烛台里点上两根大红烛,一时间鸡肉味、白酒味、香火味混在一起,年味便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
祭祀是很体面的。陈启上前一步为桌上三个酒杯依次添上酒,口中念道:“添财、添福、添丁、添寿、添禄……”来回添了五次酒将来,才后退一步,正式祭奠。

       
祭奠的时候,一家之主站在最前方。劳香兰娃他爸、陈启三叔陈庆海离世得早,逢年过节就由陈启领着全家祭奠神灵和祖辈。劳香兰和冯秋梅领着飞飞站在后排,先是朝着祭台拜三拜,又转过身朝后方拜三拜。前后都拜过后,全家人恭敬地站定,只听陈启口中念念有词:

       
“明日是大年三十,子孙陈启和家眷恭请各位神灵祖先享用好酒好肉,请神灵祖先保佑我家人肉体健康,财源广进……”

       
说完他又迈进添了酒,那时大家才能走到一旁稍作等候。每隔几分钟,陈启都会往酒杯里添上或多或少酒,直到把酒杯斟得满满的为止。大家又毕恭毕敬地回到供桌前,前后拜三拜,接着给神灵祖宗烧去金银钱。那是一捆黄灿灿的“钱币”,极易点燃,那是儿孙对神灵祖先的感恩之情,也好告诉神灵祖先,子孙们记念、不忘祖恩。劳香兰和陈启手拿“钱币”一张一张往火盆里放,火苗蹭蹭舔着黑色的纸,没说话便烧得旺旺的。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,热乎乎的,他们期望火光能照到他们的心房里,把他们刚许下的意愿照亮堂起来。“钱币”烧完了后来,陈启端起酒杯往火盆里倒了部分酒,我们又前进向后各拜三下,随后便是放鞭炮,才总算礼成了。陈启挑了一个最大的鞭炮,挂在门前院子的树上,绕着树干围一圈,像是一条红龙缠在树上。他点上一根香烟,对准炮引子,“嗞嗞嗞”炮引子立刻烧起来,神速往上蹿,没几分钟鞭炮便响了四起。火光在浓烟里闪烁,青色的鞭炮纸被炸得四处飞溅。强劲的声波震到人的身上,胸口也趁机炮仗声咚咚作响。

       
劳香兰听着屋外热闹的鞭炮声,眼里渐渐有了笑意,所有的忧伤就好像被轰隆的鞭炮声震出体外。在小镇上,过年就是有这么的魔力,一切都是美好的,都值得期待和喜好。“砰砰砰”多少个大炮响过之后,浓烟逐步散去,门前留下了一地红纸。

        “开门红咯!”陈启大呼一声,抱起外孙子亲了一口。

       
除了在家里祭祖,小镇上还有个联合的祠庙,人们也要去那边祭奠。同理可得,端午即便要把该祭奠的都拜齐了才行。

       
小镇的马来西亚路上无声的,唯有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沿着马路传到天涯海角。每家每户都是灯火通明,热闹优异。远在他乡的人儿也归了巢,正挤在大圆桌旁和妻儿欢聚。那时,锅碗瓢盆碰撞着,奏成的曲子比任哪天候的都如意。这么些乐曲像缎子一般交织在小镇上空,烟花炮竹就像成了金黑色的音符在跳动。

        那里宛若一个净土。

       
接下去就是年夜饭时间。飞飞联合跑动到厨房望着姑姑把祭祖的大公鸡剁开成一小块,拍起始掌蹦跳着叫道:“大鸡腿,大鸡腿!”

       
年夜饭总是很丰富的,也非常着重。白切鸡自然是必备了,还有芹菜,因“芹”与“勤”同音,故寓意新的一年要一而再勤勤恳恳、踏踏实实过日子。有滑溜溜的观众,象征着新年天数顺顺溜溜。一家人围在联名打边炉,以鸡汤为汤底,加入香菇、腐竹、油菜扩大香气。这一顿人们得以敞开了吃,不过不可以吃个精光,还要留一点饭菜到第二天,表明粮食丰硕,生活富余。

        劳香兰一家刚坐下,电话就响了。她快步走到大厅提起话筒。

        “喂?”

        “三姑,过年好哎!”电话里是刘凯的响声。

        “杨杨,你吃饭了啊?校园里有没有吃的呀?”

        “妈,我吃过了,跟学友一块去旅馆吃的,大家也吃了一只鸡呢。”

       
“是啊?那就好。杨杨,大过年的,外面人多,你不用乱跑知道吗?没钱了要跟妈说啊。”

        “我晓得,我很好。妈,对不起啊,我无法回家过年。”

       
“妈知道的,不过杨杨你要有空也要多回家,妈都7个月没见你了,也不精晓您是瘦了仍旧胖了?”

       
说到此处,劳香兰的眼圈泛红了,但为了不让孙女发现出来,她只可以深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情感。劳香兰在女儿面前,从未轻易掉过眼泪。

        “我掌握的,妈。我下学期没那么多课了,我争取多回家。”

        “好好,你的红包妈给你留着,啊,等您回到再给您。”

       
母女俩又聊了一会,徐葱说要跟朋友去看视频便挂了。劳香兰听着Mike风嘟嘟的音响叹了口气,也挂了对讲机。

       
其实芦涛并不曾约朋友看电影,也从未和恋人去饭店吃饭。她实习早已甘休,宿舍里的同学都赶着春运回家了,但他并未抢到高铁票,更舍不得坐飞机重临。年三十晚上,这么些丫头背着双肩包,走在清冷的街道上,两旁的商家已经关门,幸好一家卖手卷饼的主任娘也跟他一样,不乐意挤春运留下来继续开店。那不,马松已经在他店里吃了八日卷饼了。昏黄的路灯洒在她随身,阴影部分让她看起来更为消瘦。城市里不相同意放鞭炮,空气中少了硫磺的意气和迷茫的云烟,令人感觉到不到年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
这是李爽第五遍不在家过年,她看着漆黑的苍天被城市的灯光照射成橙紫色,隐隐可见云层。“家里的夜空还会看出零星呢。”她嘀咕道。此时,她想到了家里充分的年夜饭,飞飞肯定在啃着大鸡腿,大姑一定正在制作相当的蘸料。

       
说到这几个蘸料,那是王健最欣赏的意味。要求的素材不多,分别是姜、蒜、新榨的花生油、野芜荽和中雪。那蘸料的诡异之处就在于那二种再平凡可是的食材混在联名,竟合成出独一无二的隶属味道。野芜荽似香菜,香味却更浓郁些。大蒜和姜带来了一点辛辣味,新榨的花生油是优质的食材,味道芬芳、油汁浓稠,吃进嘴里不认为油腻。喜欢酸味的人一再把小酸橘子挤出汁来滴进去。夹一块嫩鸡肉,沾一点蘸料,送进嘴Barrie,一时间咸味、酸味、辣味、香味立刻占领味觉和嗅觉。而那味道除了家里,何地都吃不到了。也正因如此,让有些游子对本土牵挂不已。

        “真是馋坏了本人这么些远在他乡的人啊!”张娜吞吞口水,无奈地协商。

       
家里一度上马年夜饭了。陈启夫妇忙着喂孙子,没有多张嘴。劳香兰也自顾吃着,她心里空落落的。蔡志军的电话让她对姑娘更是怀想,不一会儿也吃不下了。她不得不放下碗筷,瞅着外甥一口一口吃着饭。

       
劳香兰突然想到,常莎二零一九年早已23岁了。一转眼,二十几年过去了。马红燕在那几个家正规喜出望外地成长着,劳香兰也日常教育孙女无论什么样时候都要独立坚强,也要做好一个丫头该有的剧中人物,要手脚勤快,要精晓尊重别人……赵琦也尤其争气,脾气开朗,学习成绩优良,成为了陈家第二个博士。

       
“杨杨,二姑希望你直接如此无忧无虑地过下去。”劳香兰在心中默默认愿。

       
吃完了年夜饭,劳香兰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飞飞一边跑一边喊着:“外婆,压岁钱!”说完便扑到劳香兰身上。

        劳香兰从兜里掏出个红包,对飞飞说道:

        “飞飞又长大一岁了,长大了要坚守啊。”

        飞飞如同还没听进去,只顾拆先河里的红包。

        劳香兰把他抱到本人的腿上,笑着问:

        “飞飞爱不爱姑奶奶?”

        “爱!”

        “用哪些爱?”

        “用心爱!”飞飞用小手拍了拍胸口。

        “用真心依然黑心?”

        “用红心!”

       
那是祖孙俩曾经熟谙的对话,自飞飞会说话,劳香兰便抱着她,一句一句教他说。

       
在石钟山小的时候,劳香兰也抱着她,问一样的难点,而崔睿也是那般回答的。每一次说完,劳香兰都会紧紧抱着张珈铭,轻声说:“杨杨要一贯如此爱姨妈呀。”

       
临睡前,劳香兰走进罗庆久的屋子,把一个红包压在她的枕头底下,轻轻说:

        “杨杨,新年欢快。”

       
小镇的年味很浓,鞭炮声纷至沓来。小孩是最兴高采烈的,在路边打闹着,望着鞭炮“嗞嗞嗞”闪着白光,照映着他们大笑的脸庞。一颗颗焰火炮升上天空,绽放成一朵朵花团锦簇的繁花,又磨蹭落下,消失在夜空中,只留下一个盲目标幻影在人的视网膜上。夜逐步深了,但那炮声仍不甘于甘休。

       
小镇上有个古板,就是要放“迎春炮”。镇上的父老看准了时光,在大年三十半夜可能大年终一凌晨按时放鞭炮,到那时候,屋外立时炮声连天,响彻天际。有些住户还意犹未尽,延续点燃鞭炮,好让祥和新年里更方便、更喜庆。

       
这一晚肯定是睡不好的了。鞭炮声响了一夜,那倒没有惹来讨厌,反而令人听着越来越喜爱。因为那就是新年,一年中最为盛大、最应该喜庆的节日。没有人乐于烦恼,也不愿意让任何事物影响到温馨的情怀,只好坦然接受。

       
劳香兰在床上辗转难眠,那也不全是鞭炮吵闹的缘由。她睁着眼睛,望着奇迹被焰火照亮的天花板。她如故牵记张树涛。

       
每年冬至节,王巍都会陪飞飞一起放烟花,带着飞飞跑来跑去,咯咯咯笑着,大人们就站在门口望着多少个孩子哭闹,也咯咯咯笑着。放完了烟花,叶翔会陪三姨坐着看会电视机,跟小姨说着高校里有趣的故事。二〇一九年,陈启和冯秋梅陪着外孙子放焰火,不一会儿八个老人就腻烦了,飞飞一个人玩也无趣,便早早回寝室玩玩具了。劳香兰眼睛不佳,尤其不爱赏心悦目电视。于是,一家人就早早熄了灯,各自回房间休息了。

       
“那几个杨杨,依旧学生呢,这么着急去实习做怎么着?结束学业了再找工作不好呢?非要在过年的时候实习?”

       
劳香兰在心中叨唠着,她翻了个身,突然想到李珊珊还有7个月就高校结束学业了,将来工作了,回家的机遇就更少了。

       
“可是孩子总要长大,总会离开自个儿身边。管不了那么多了,希望杨杨有出息,不要忘了自己那些三姑。”

        劳香兰逐步有了睡意,朦胧地睡过去了。

图片 2

(原创连载,未经允许请勿转发)